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翠鸟导学案 >> 正文

【荷塘】抛锚(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该死的车,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个时候坏!”她坐在驾驶座上,望着车窗外的漫天飞雪暗自在心底骂道。她这辆刚刚买了还不到一年的红色帕萨特,此刻没了往日的张扬,安静地停泊在高速公路一边。时而有车从旁边呼啸而过,卷起漫天洋洋洒洒的雪花。

此刻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出发之前曾经幻想的那份激情,换回的却是她回程的懊恼。她又想起那几条短信的内容。“怎么今天过来?”“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瞎闹!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可能陪你吃饭!”想到这里,她不禁赌气似地甩甩头,将悬挂的平安符用力打向一边。

车里温度渐渐开始降低,她不由自主地裹紧身上的毛呢大衣,暗自祷告希望天亮之前维修站的工人能够到达,好帮自己解脱这么糟糕的境遇。

她开始懊恼这次出行的轻率,如果不是自己闲着没事找事,怎么会陷入这种尴尬?还以为他跟自己一样,将这段情看得无比重。简直是自不量力!一想起这些她不由火起,在心底又一次骂着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斯条慢理地爬着格子。她无聊地打开手机,翻出通讯录。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在这个时间段可以拨打过去诉诉苦的号码。她被这个吓了一跳,一向认为不可一视的她无奈地笑了,却感觉到脸庞上有液体在流动。

她今年刚刚30岁,算不得年轻也算不得老。正是处于人生当中最佳的黄金阶段。拥有一个不错的职业,较好的容貌,按道理说她身边应该不缺乏众多追求者。可是此刻她却感到无比的孤独,她似乎觉得一种阴影渐渐朝她靠拢,及至将她覆盖……

雪一直下个不停,她真的无奈了,索性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打盹。原本早已经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的思维却在此刻活跃起来。

她跟他是在一年前的一次房地产交易会上认识的。那次交易会场面极其热烈。她作为本市著名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业务总监参加了此次活动。他是作为重要嘉宾被从省里邀请过来的,就在那次她被他庄重冷毅却又不乏亲切的笑容的外交姿态所倾倒。作为一个有着良好心理素质的职业女人的她,很少会有某个男子会让她去盲目地欣赏,可他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接着在当晚主办方举办的晚宴上,她再一次看到了他。而他终于在她欣赏并且毫不掩饰的注目下,端着红酒朝她走了过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握手、碰杯、互相说着客套话,亲切的笑容,然后各自走开。不自然的是他在握手的同时,悄悄塞到她手心写着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从那以后,她成了他的地下情人。她很清楚这种关系的底线,他有着显赫的官职,在众多媒体跟大众的眼里,还有着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家。而她只不过是被他重重包裹下的一朵见不得光的夜来香,只有那些没有月色的夜晚,他才会匆匆赶来跟她相聚。她不可以问他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只能暗自做好一个又一个的等待,等待在那些没有预约的夜晚,将自己的迷人释放在他的眼底。然后尽可能的表现出自己的成熟与大度,好让他安心地将自己当做一道“绿色无公害健康菜”放心的去品尝,却不知在她的心底早已拿他当做此生致命的维他命药丸,当做海底沉睡了一万年的火山熔岩……

“大姐!”车窗外突然传来急促的呼唤,还有相随而来拍打车窗玻璃的啪啪声。她突然被惊醒,却被车窗上的那张挤扁了的男人的脸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正打算拨打。只听外边的人说道“大姐,你还好吧!”那人看到她的举动,语气也就不再那么急切,直起身不再趴在车窗上。此刻,她看到一张比较淳朴、年纪可能在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子的脸庞。路灯映照在男孩子身上,个头不高,也很单薄。再看男孩子四周没有同伴,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摇下车窗。

“我没事,只是车子坏了,在等维修站的救援车辆。”她答道。然后看了看男孩身后的一堆行李。不禁好奇地问道“这都几点了,你怎么站在高速公路上,很危险的你不知道?”

“没事就好,刚才看你一动不动,吓死人了。”男孩并没有急于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站在车边不停地跺着脚,不停地往手上哈气。“这有什么好吓人的,等的困了就睡着了。”

“不是,前几天俺在村里看新闻,说是城里有人在车里睡觉,一氧化碳中毒死了。”

“嗯,我明白了。你是怕我也是啊!我还没那么幸运了。”她抢白了一句。看到男孩子羞涩却又充满关切的眼神,心情突然变好。索性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她看看表,指针已经走到了两点钟。“你还没回答我,这么晚你跑到高速公路上干嘛?”

“俺到省城去打工,谁知坐错了车。等过了省城才发现,被乘务员赶了下来。”憨厚老实地回答。

“怎么这么不小心?大半夜的,为什么不跟车到站再下?看冻不死你!”她嗔怪地说着。男孩子只是笑笑,羞涩地低下头,不停地跺着脚。一瞬间她看到这个男孩子的牙齿好白,心里居然有了一层怜惜。她开始喜欢上这个男孩子了。

车外好冷,四周安静得吓人。空气好像也被凝固了。再回到车里,她依旧坐在驾驶位,男孩坐在旁边的副驾位上,好奇地打量着她的车。她有趣地望着男孩,觉得可笑之极。昨天是情人节,本该跟他在一起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谁知却好似天意捉弄。先是被拒绝被怪罪,然后赌气一样发了疯地飙车,然后帕萨特意外熄火导致自己不得不呆在这里。再然后这个男孩子就像从天而降一样。好像是老天爷故意让自己过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情人节。越想越觉得有趣,她不禁笑出声来。男孩子听到她的笑,也跟着傻傻地笑,男孩子的笑,又导致她的大笑。男孩子被她笑得更加腼腆,低了头,再不肯出声。

“大姐,你这是要去哪里?一个人出门家里大哥也不担心?”等她笑过,男孩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别说我,说说你吧。今年才多大啊,怎么就出门打工?居然笨的可以坐错车。”她问到这些不由自主的又笑起来。

男孩在她的笑声里更加腼腆羞涩,局促的搓着双手。“俺今年十八岁了呢,俺第一次出门。省城有俺一个表亲,他跟俺说俺可以在他干活的工地干活,所以俺买了车票,刚到站台就被他们拉上了车。过了省城他们才跟俺说俺坐错了。”

“这么小就出来打工,家里人也放心?爸妈怎么不出来送你?”听到这些,她怜惜的问道。

“俺爸妈早就离婚了,俺妈带着俺妹去了南方。俺爹打牌欠下一堆烂帐也跑了。俺跟着俺奶。俺奶供不起俺上学,俺就出来打工了。”男孩说完憨厚的舔舔嘴唇,怯怯望着她。

“唉,真难为你这么小就要这么辛苦。”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话说到一半就卡壳了。

“大姐,其实俺不辛苦。俺们村穷,跟俺一般大的孩子都不念书了。要不是俺表舅俺还出不来呢。等俺挣了钱,俺就能给俺奶买好吃的好喝的。俺还可以等攒了钱去南方看俺妈俺妹……”男孩子满脸的幸福,憧憬着自己以后的生活。

她闭上双眼,一边听男孩子的理想,一边陷入自己的沉思......

那个带着红领巾、每天背着沉重的书包、坐在爸爸自行车后座上快乐地唱着童谣的小丫头,她刻苦努力地学习,努力地做一个老师喜欢的好学生,为的就是爸妈的开心。可是后来无论怎么努力,都挽留不住爸爸离开家的脚步,抹不去妈妈伤心的泪痕。再后来她暗自在内心跟自己说:女人一定不可以依附在任何人身上。一定要做天底下最独立、最刚强的女人。正是这种信念,支撑着她走过妈妈早逝、未婚夫诀别的那段岁月。

至今她依然记得,未婚夫分手时跟她说的那些话,说让他离开她的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她自己的刚强与坚硬。说他在她的面前感觉不到一个女人的柔情,说他需要的是一个家庭主妇,而不是一个干劲十足的铁娘子。当初她是那么的嗤之以鼻,觉得不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她才渐渐发现她成了别人心目中最不需要人照顾与呵护的女人。她渐渐丢掉了那份与人分享的快乐。每天衣着光鲜,开着私家车,在车流中穿行,职业的微笑,客气的打着招呼,看似体面的生活。可是谁又能真正读懂她的心呢?那些大学里的同学们一个个嫁了人,安心靠在老公肩头,幸福的做着小女人。只有她这么多年还留守在原地,没人会来安慰她,跟她说心里话。因为她早就成为大众眼里的铁娘子,大家都认为她的心是坚硬的。

不能说她从没想过改变自己,只是很多习惯养成后就很难改掉。尤其是到了她这个年龄,总是不会因为这样或者是那样的眼光去委屈自己。

......

她跟男孩子在省城工地上分了手。她从倒车镜中最后一眼望着那个大男孩。此刻,男孩子正幸福而满足地依靠在表舅身边朝自己挥手。她发动车,帕萨特又开始运转动力轰鸣起来。她暗自祝福男孩子,希望他一直都可以如此容易满足。人,有的时候欲望少一点,就会快乐很多。而她此生或许也就这样了吧,就像她的帕萨特,一路朝前永不停息……

西宁癫痫公立医院
青少年癫痫病要怎么治疗
癫痫持续发作怎么抢救有效果

友情链接:

五零二落网 | 离字五笔怎么打 | 无锡到台州动车 | 刘晓庆黄片 | 福特探索者图片 | 旧版纸币 | 美国蒙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