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冬青叶图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十年不爱幻思铃(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叹息,

是告白过后的温暖,也是幸福之前的为难。

——七颜

引子

2013的初春,脾气古怪的院长亲自给大作家拾年寄了几束白菊。

……

拾年先生,从复查结果来看,您最多还剩下半年的时间。

嗯。

……

一、第一封情书

To幻思铃:

像我这样的人,莫名其妙地活了三十年。

反反复复的春冬,我还是那个你不喜欢的样子,没有一点改变,黑色边框眼镜下一张苍老的脸,沧桑岁月里一双灰白的眼。

不像2002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毫无征兆,却把整个世界都洗干净了。

也像你,在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一不小心住进了我心里。

你笑起来真好看,浅浅的酒窝,尖尖的虎牙,还有弯弯的眉毛。

你说,大叔,今天我领到了第一份工资,我请你喝奶茶。

其实,我没那么老,只是苍老的状态保持得太久,都习惯了。

20岁的你,大人的行为里还藏不住一丝丝稚气;而30岁的我,老态之下却束缚着一点点心跳。

我现在还在想,你是不是就是我生命里微微缺席的劫数,让我沉沦,却也甘愿。

你的容颜,仿佛昨日;

我的倾心,却已千年。

——拾年

二、第二封情书

To幻思铃:

女人和男人之间会有纯友谊吗?

2002年的第一场雪过后,窗外的树枝都被压弯了,怎么看都有一点点可怜的意味。我看着看着,心里竟然生出了些许疼惜。

然而始终都没想到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

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笑眯眯的,还弯着腰,就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你一定不知道,现在的我,却困死在你随随便便的疑惑里。

你的无意而问,我却要有意思考几天。你告诉我,你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

我沉默着不敢说话,因为啊,我也是这样的人。只不过,唯一一个你,我随随便便就认真了。

总觉得要说点什么缓解尴尬,但最终还是徒劳。

20岁的你,结束了一场失败的恋爱,陪我这样一个陌生人看了一夜的雪。

深夜的酒馆,竟是我和你的去处。

你一杯一杯地灌自己,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狗血的故事。

结果呢,醉在我怀里,口中喊的是别人的名字。

融一夜雪,装满醇香;

藏一段情,包裹忧伤。

——拾年

三、第三封情书

To幻思铃:

清晨醒来,是要为你备一份可口的早餐;夜深不眠,是要为你写一个缠绵的故事。

然而,我并不是自己笔下的男主角。我能做的,就是带你回家,让你睡得安稳。

明晃晃的一盏灯下,破旧的电水壶冒着热气。我打开盖子往盆里倒了热水,再加点冷的,给你洗了脚,替你拉了被子盖好。

看着你渐渐舒展的眉角,我连叹息着都能愉悦起来。

我是个闲散的人,没固定的工作,收入绵薄,买的房子都是老掉牙了的。

只不过贪图活得自由罢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栽花种草,心情好的时候出去走走转转;困了就睡觉,无聊的时候就更新几章在网络上连载的小说……

这也许就是一个人的生活,简简单单的模式。

良辰蜜意,讨你欢喜;

美景如许,忘却生死。

——拾年

四、第四封情书

To幻思铃:

生病,仿佛就是经历一起风烛残年。

只是,如我这般的人,又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总之就是不太乐观。

你在我身边的那段日子,总关心这关心那,就怕我哪天离你而去。可你不知道的是,哪怕是死,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你。

我总说,你不应该生活在我这破房子里,不应该在凉台上替我这种人晾衣衫。

你笑笑不说话,只是给我倒了一杯热茶。

那时候的你,碎花裙和居家鞋,都让我分不清你到底是女人还是女孩。

如果是女人,我又怎么忍心告诉你我生病了,估计会死;如果是女孩,我又怎么舍得让你难过,估计你会哭。

你说,你想永远留在这里,因为有我。

我说,你知道等一个亡人的感受吗?嗯,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我的亡妻也在这里。

你睁大了眼睛,然后我知道,三个月的幸福也到了终止的时候。

你走的那天,把我的幸福也装箱带走,只不过已经经过了我的允许。

心有所属,芳菲不尽;

至死才休,熟悉皆陌。

——拾年

五、第五封情书

To幻思铃:

后来,还是遇见过你。

你被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牵着手,走过了转角,过了马路,消失在街头。

我笑笑,这样啊,也没什么不好。

突然记起网上有个读者留言:世界太小,我遇见了你;心房太大,我还是弄丢了你。

是啊,是我自己,推开了你。

四月的天,医院的护士帮我推着轮椅,转过了街头公园。

和你,背道而驰。

想要转身,触动眼神;

伸手擦肩,余下痴心。

——拾年

六、第六封情书

To幻思铃:

医院里的阳光始终不如家里的暖,或许是太过于宁静的缘故。

我十二岁失去双亲的时候,在医院里触摸到的阳光就是这种感觉,宁静得叫人窒息。

我在孤儿院呆过数月,就被领走,然后被丢来丢去,根本不像个孩子,倒像个不值钱的玩具。

我所庆幸,一眨眼,竟然去过了好多地方,也换过很多的“家”,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有了零零散散的收入,终于固定了下来。

其实哪里有过什么亡妻,不过是一个让你离开的借口罢了。

慢慢走近死亡,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何必要你陪同?

我老了,而你还年轻,还有大把的好时光。

其实你也是个令人心疼的姑娘,三年多的倾心相恋,却在一个月的异地相隔之中化为泡影。

你漂洋过海,曾经熟悉的恋人却变得陌生,无止境地争吵之后,就只剩下以后的生活各自为安。

……你要是敢出国找那小子,就永远都别回来了……你父亲的怒吼声仿佛还历历在耳,但你也只是在醉生梦死中偶尔流几滴眼泪。

无疯狂,不青春。

你说,在遇到我之前,总把这话当成了座右铭。

我笑着问你,那,现在呢?

你没回答,只是你手机便签改了内容:我的青春,就是在你身边,度过余生。

余生,我可不可以,在另一个地方陪着你?

只是这句话我还是埋在了心底,恐怕以后都没有机会讲给你听了。

医院上空的天好高好蓝,也好远。

如果,我也在那里,你会不会偶尔想起我呢?

零散烟火,未落即过;

无根浮萍,随水逐流。

——拾年

七、第七封情书

To幻思铃:

有风的时候,风铃才会响。

窗台上紫色的小铃铛来来回回碰撞,竟然让我生出岁月能静好的错觉。

今天又是晴天吧。你呢?是不是会和爱人一起去吃冰淇淋,还有爆米花?晚上会不会去看电影、逛夜市?哦!对了,你还喜欢喝下午茶……

十年了,我在医院里躺了整整十年。当初连载的小说早已经完结,我爱你的这个故事也快结束。

你看,有结束就会有开始。

就像十年之后,喜欢文字的人都知道先生拾年,而你却不知道拾年先生爱了你整整十年。

确实有点遗憾,估计拾年再也不会爱幻思铃了。

今天没什么事,我就挑了挑墓地。

我告诉院长,我以后想去的地方一定要有木屋,要有小花园、小菜园,还得搭上葡萄架,种几颗葡萄小苗;木屋外围得有篱笆,要有会一直往上爬的藤蔓,最好栽上垂柳,留住发火生气嚷着要离开的你……

我见院长沉默了,也只能尴尬得笑笑,然后忍不住小声自嘲,墓地应该没这么简陋的吧。

院长发出一声叹息,始终只是叫了一声——拾年先生,然后就让我好好休息了。

是啊,确实是有点累了,那就休息吧。

叹一春秋,忘穿荣枯;

留一生世,不写情书。

——拾年

后续

你有没有写过情书?像拾年先生那么用心。

你有没有收过情书?如拾年先生写的一般动情。

陈思宁奶奶给我听这个关于《十年情书》故事的时候,她问过我这个问题。

陈奶奶已经很老了,头发花白,行动不便,每天坐在轮椅上。她就是晒晒太阳,用智能收音机听听书。哦!对了,那书名就叫《十年情书》。

我曾问过她书的作者,她看了看我,然后就只是盯着挂在垂柳枝上的风铃,轻声低语:谁呢?好像挺熟悉的啊,是不是都快忘记掉了?

哎!陈奶奶患上了阿尔默茨海默症,我竟然将这事给忘了。

其实我挺喜欢这位老人,因为她脸上经常堆着笑,还看得见两个酒窝。

照顾老人的是一位年轻小伙,是个实习医生,笑起来阳光帅气。

他和我闲聊过,他告诉我,他爷爷就是个医生,还是院长呢,只不过已经去世了;照顾老人,也是受爷爷最后的委托。

小伙听爷爷说,陈奶奶年轻时只喜欢过一个人,还怀过那个人的小孩。但遗憾的是,那男人因为患病撒谎逼她离开,她为了让男人安心养病就演了一场戏——假装自己过得很好。后来,她和爱人的孩子也没顺产,夭折在腹中。

由此,痛失爱子的她便对爱人心怀愧疚,都不敢去医院看望。

时间长了,她不但没忘掉爱人,反而更加放不下。于是,她都是偷偷地去看望的。有时候装成医院清洁工,有时候把自己遮严实了,装作病人。她的爱人在医院躺了整整十年,她便偷偷陪伴了十年。

她没交过男朋友,更没结过婚,所以也就没有孩子。

后来,她的爱人去世了,她便精神恍惚,被好心人送进了医院,接受治疗。

好心人还给她买了房子,旁边有一个特别漂亮的木屋,外围围着篱笆,篱笆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篱笆外面有两颗垂柳,而篱笆里面还有菜园、花园……

很多年了,她有时浑浑噩噩,有时又很清醒。最近,还被检查出患上了阿尔默茨海默症,她的一生过得还真是多灾多难。

小伙给我讲这个的时候不免会感叹几句。

他还说,这个好心人就是他的院长爷爷。

听他这样说,我比较好奇,就多问了一句:你爷爷好心是肯定的,但实在是好心得过头了吧,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啊?

小伙笑了,他说,最了解爱人的人就是她的爱人啊,其实那人早就发现了一直在医院里陪伴他的陈奶奶,怕她接受不了,就拜托我爷爷照顾她;而且,他所有的财产都留给陈奶奶了,陈奶奶的住所就是用那钱买的。

我听着也感叹起来,啧啧,那可是大作家拾年啊,得有多少钱啊!

只是,看着老人,和旁边的木屋,我的眼泪竟然一直流个不停。

我想,所有听故事的人应该都在流泪。

流露眉眼中的柔情,绘成岁月里的美人。

——END寄语

癫痫病护理需要费用是多少呢
怎样治疗癫痫会比较好
中医治疗癫痫的方法是什么

友情链接:

五零二落网 | 离字五笔怎么打 | 无锡到台州动车 | 刘晓庆黄片 | 福特探索者图片 | 旧版纸币 | 美国蒙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