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类似天下的网游 >> 正文

【古韵今弹】二柱子系列(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二柱子的一天

早上上班,二柱子觉得神清气爽。

空山的松风扑面而来,温柔地为他掸正衣衫,还带着山野的清新。沿街偶有菊花绽放,似乎知道他的秘密,正左摇右晃相互交换着看法,有淡淡的药香四溢。昨夜,他老婆终于想起是他的生日,因着无限的愧疚而无限温柔,刻意讨好。他知足了。

他看见隔壁办公室的恐龙,正挪着萝卜腿滚过来,心下欢喜。便招呼道:“恐龙,你也上班啊?赶巧了啊!”

恐龙很害羞地说,“不要叫我大名,请称呼我凌妹子!”

二柱子一进办公室,就把电脑打开,听听音乐,歌里正唱着要多吃老玉米,把他唱懵了,也不多想。便又翻书,随手拿起的是为孩子买的书,昨儿忘记拿回家。文章浅显易懂,懒得换书,继续看,乐了。

他看的是《吃起来令你开心的食物》一篇,说是菠菜是富含叶酸的蔬菜,是抗忧郁的。心想,怪不得他们都在到处相互送“菠菜”,原来是让人快乐的事啊。还有樱桃,称为自然的阿司匹林,心情不好的时候,吃20颗樱桃就会开心起来。淡园里传说有一个樱桃男人,女淡人们抢疯了似的,赶晚了没摘上樱桃,就骂骂咧咧嘟嘟囔囔,开始坐立不安地折腾。还有开心果,越嚼越是香味浓郁。这让他想起梦儿,跟开心果一样让人觉得快乐。她读书那会儿,在英语短语”明天见See you tomorrow”后面注上读音“谁有偷猫儿肉”,结果被老师罚站。但那其实说明梦儿真是聪明机灵又可爱,不可爱和错误的是老师。戴维斯关于快乐记忆英语单词,其实就是这个原理。他还记得讲“酒窝dimple”这个词时,戴维斯说你想像一副画面,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笑起来有两酒窝。知道那酒窝怎么来的吗?其实她是在家里用钉子在脸扎破两个洞,就变成酒窝了。所以它的读音就是“钉破”。

二柱子自个儿偷着乐了。

但这快乐一下就被进来的盛气凌凌的主任给堵回去了,“哎呀,死螃蟹,你又把办公室弄得乱其八糟!出事了,你管的工作出大事了,都在那骂呢!你快找找原始资料,查查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一会儿局长也来了,神色凝重,“你打电话骂骂那合作单位,是咋搞的?出了这么大纰漏,书记正在那发火呢!”

二柱子懵了,脑袋有点不听使唤,只是好心情地笑着,“好,我查查看。”

其实不用查,二柱子根本指挥不动那合作单位,因为人家不会卖他的账,只会卖介绍他们进来的人的账。

前几年,二柱子还会很较真,但渐渐的,他看明白了,一切的较真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烦恼。他不较真了。但他也知道,有些黑锅他也是背定了。他认了。

他只是机械地力所能及地去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来来回回折腾着,折腾着时间和生命。他不去多想,他放下了,便也一身轻松。

下班的途中,他接到跟奶奶去玩的女儿的短信,“爸爸,今天我跟奶奶跑了好多地方,好累啊,我的脚都像豆腐一样软。”

二柱感到心底的温暖,笑了。

……

多年以后,一个冬日的暖阳天,他在街上闲逛,又意外地看到恐龙,已是风姿绰约的妇人,自信满满。他打招呼,“恐龙,好久没见了!”

“什么恐龙,都老恐龙了!还是叫我凌妹子吧。”恐龙爽朗地笑起来,“走走走,今天我一定要请你吃饭!”

蓝色的火苗翻卷着古铜的炉子。

恐龙说起了很多,异地的漂泊,生活的冷酷,男友的无情。但也有二柱子温暖的目光。似一壶热酒,将她的心烫得舒畅。

“我现在很快乐。”恐龙笑了,笑眼如花。

二柱子什么也没说,只是听,笑眯眯。

2、二柱子家的哈巴狗儿

二柱子有点生气,一进院门就看见那只哈巴狗儿在他的新买的白色登山鞋上撒了一泡尿,留下了黄黄的尿渍。像没事儿一样,在院子里晒太阳,懒洋洋伸着懒腰。

院里的小草儿绿油油的,正茂盛,带着晶莹莹的露珠,如眼睛一般,有些幸灾乐祸而惊奇地看着。

二柱子虽然有点生气,只是小声嘀咕,不好向那哈巴狗儿发作。因为那是凌凌最喜欢的,叫它“甜心”。虽然不叫点心,那喜爱之情怕是一样的。

凌凌特别稀罕那只哈巴狗儿,也许骨子里就是喜爱它的温驯忠贞和痴心,那是从男人那儿难得得到的。幸福的女人养狗,是显示生活的悠闲和雍容,寂寞和幽怨的女人也养狗,当然就是打发那难挨的日子,是一种精神安慰了,也可以喊它“幺儿”或是“宝贝”什么的,它就乖乖地跑过来,趴在身边献媚,让人多开心!更让人开心的是,带着狗狗逛街,不用担心它只看美女!

一个女人,细心地给狗狗洗澡、梳头,逗它玩,它总是兴高采烈地配合,而不像男人,有时还不乐意陪你逛街、不搭理人,更重要的是,谢天谢地,它从不顶嘴!它病了,带它看病,为它的伤痛落泪,女人的母性情节得到充分的体现,身边的男人多半也会被感动:她多温柔啊,多可爱啊,如果我是她怀里的那只狗多好!

凌凌下班回家,它都忠实地在门边热烈欢迎,不停地问候亲昵,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甜心——”凌凌闲下来了,在里屋喊了一声,那懒洋洋的狗儿突然便似上足发条般跳起来,冲二柱子摆了个鬼脸,便欢快地跑进屋了。

二柱子又在心里嘀咕了。每天要出去打拼,像狗一样跟别人摇头摆尾看别人的脸色,疲惫万分地回到家,狗大爷却舒服地蜷在沙发上。自己交了票子也换不来床垫子,狗却大摇大摆地蹿上了男人的枕头,而女人顺手就把狗抱住了。二柱子觉得憋屈,泪水就差点不争气地流下来了! 二柱子揉了揉眼睛,进屋准备拿鞋刷准备将登山鞋用水刷刷,看到桌子有一个大蛋糕,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心想还是女人细心,感动得流泪!心底自己责怪着自己,激动地打开蛋糕的盖子,雪白的奶油蛋糕上面托着肉骨头!

突然地,二柱子掠过一丝沧桑,来生我也要长尾巴!

仿佛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女人,一个他所爱过的女人,能读懂他的心。

凌凌在里屋又喊起来,“二柱子,给狗狗倒一杯水!”

二柱子没好气地说,“等一会,我要刷洗一下鞋子,刚才甜心在上面撒尿了!”

凌凌不满意了,“男人真不及一只狗听话,喊做点什么都要推三阻四找借口!……乖乖,等一会儿哈,妈妈给你倒水去。”

3、二柱子院里的宠物驴

二柱子的院子里多了一头宠物驴。

那是一头黑底白唇的花嘴驴,是驴中的上品。这种驴力大无穷,性格倔犟,非常适合干一些粗重简单的活。二柱子本想买来送给他乡下的母亲,比如盖房时拉个砖石什么的,拉车、推磨、犁地什么的都可以,是一个好帮手,可他母亲不要,便剩在二柱子的院子里了。这会儿正楞在那里,谁也不理,跟二柱子的表情一样。

凌凌提醒过他,让他问过他母亲后再买,他不听,非要先买下,因为他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想到什么就马上去做。凌凌便骂他,“犟驴,可怕的怪物!”

二柱子有点生气,撂下一句“爱咋咋的”后,不理凌凌了,自个儿坐在院子里捉摸起驴来了。

显然,这个院子不比草原,因为据说草原上是不能有驴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长耳朵的大家伙,看见马群就以为是亲戚,就会快乐地冲过去认亲;而马群一见这怪东西,就会吓得四下惊散。一头驴穷追不舍,一群马夺命狂奔,直至双方累死为止。对草原的马来说,这驴子就是可怕的怪物。但这院子不是草原,所以这驴子可以留下来。

二柱子为这个发现有点高兴。

更显然,这不是大哲学家布里丹的驴。那头驴站在两堆距离相近、同样新鲜诱人的草料之间,无从取舍,最终在丰美的食物面前活活饿死。那是一只虚拟的驴,而这是一只实在的驴,而且是一只很聪明的驴,不是人们常骂的“蠢驴”!

他是听那卖驴的乡下人说的,——他们在准备填一口很深很深的枯井时,发现的这驴。井很深,人们想尽办法,也没能把驴子拉出来。驴子哀怜地叫减求救,但人们无奈之下还是决定继续填井。

当人们往里铲土时,驴子却出乎意料地安静了,它在努力地做一件惊人的事情——它抖落背上的泥土,在地上踩实。

就这样,这驴子在人们惊奇的目光中,潇洒地走出了枯井。

二柱子就是被这故事迷住了,才坚决买下的。

这天,二柱子用它拉车,帮吧啦吧啦家盖楼拉点石砖和水泥,回去时在路上遇到吧啦吧啦的一大帮姐妹,便都坐上了。这花嘴驴可能看见喜爱的美眉,却沾不上边,有点生气;也可能是二柱子最近对它狠了点,老用脚踢它。它走到村前的大艳柿树时,无论如何也不走了。

二柱子粗声吆喝,甩鞭子,手捧黄豆利诱,它就是偏着头不动,犟上了!无奈之下,二柱子使出吃奶的劲儿一阵狠打。花嘴驴打了个响鼻,一甩头,把二柱子甩下了车!

吧啦吧啦的一大帮姐妹哈哈大笑,那花嘴驴得意地打了一个更清脆的响鼻。

二柱子恼羞成怒,顺手拽过树边的的铁锹,抡圆了就朝它背上砸去。只听“咔嚓”一声,锹把断了,花嘴驴背上的肌肉哆嗦了几下,也再没什么反应。

二柱子有点心痛和后悔,便想前安慰,他的手刚落在花嘴驴屁股上的时候,花嘴驴一撂蹶子,重重地踢向二柱子的大腿。

二柱子蜷曲着滚在地上,“哎哟哎哟”叫起来……

幸亏没事。二柱子发誓赌咒,以后再也不养“宠物驴”了,因为他现在一看见那驴子血红的眼眶,就不禁毛骨悚然!

4、二柱子的驭驴经

二柱子对那只叫凌凌七的花嘴驴是一见钟情的。

那次被花嘴驴驴甩到老玉米地后,二柱子便开始捉摸驭驴经了。他坚信,那凌凌七真是一只绝无仅有的上品驴,如同马中赤兔,剑里的干将莫邪。因为驴的那次逃生,显示它是有智慧的。

一般的驴,因着套车、耕地、载物、拉磨等不同的差使,养成了各种各样的驴脾气:有犟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有叫驴,唱的永远比做的好;最可恨的是懒驴,平时昏昏然,一旦上磨闲事太多。非得是前有美食诱,后有鞭子抽。而上品之驴,全身皮毛整齐而油亮,两眼炯炯有神,驴尾短而有力,牙齿健硕。飞鸣一叫,声音洪亮,既富有铿镪有力的节奏,又能嘎然而止,不带余音。性情很温顺,平时好静,仿佛在思考一样,偶尔以响鼻与人应答。所谓不鸣则已,飞鸣惊人。它无需美食诱惑,也无需鞭子晃悠。

二柱子想,人与驴初次接触,彼此不服气,一个想骑,一个不让骑;就算生拉硬拽,在绳子、老玉米棒子和鞭子的帮助下,驴能够屈服,但彼此心里都像疙瘩汤一样,总有些疙疙瘩瘩。他决定慢慢去熟悉凌凌七的脾气,什么事都给予宽容而顺毛摸。那驴也渐渐学会按二柱子的要求行走坐卧了。

二柱子因着凌凌吵嚷着翻新院子,不愿住在蜗居里。便想着做点小生意,等挣够了钱就翻新院子。

他第一次是从山外贩盐。那花嘴驴驼着几袋盐,随着二柱子翻山越岭、过桥趟水。那一次,那驴在下桥时滑倒了,滚进了溪水。折腾很久后,重新上路,那盐袋几乎空了一半。重量减轻了,花嘴驴打着响鼻,语笑嫣然,走得很轻快。二柱子在后边跟着,觉得步履沉重。

以后几次,那驴走到那桥边,总是要摔倒。

二柱子看出些端倪,贩盐没挣着钱,便改贩棉花了。那驴依然在桥边摔倒。重新上路后,花嘴驴感觉很奇怪,背上的东西咋比原来重了?二柱子步履轻快,不时呼喝着催促,捂着嘴笑。

那驴以后便不再摔倒了。

驴渐通人性,人渐通驴性,情志互通。二柱子的缰绳一抖、一收、一提、一晃,那驴便不用扬鞭自奋蹄,二者轻松自如地上路

二柱子心里想着要靠这驴的脚力,便对它细心照料。那驴也明白二柱子不好惹,便安心被驭。彼此的感情就会变得平等、密切。相互的一点点躁动、郁闷、兴奋等情绪,都在无形中感知,交流不需要有形的触摸,只需要微小的手势,一个飘忽的眼神便心领神会。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已是人驴合一之境。

二柱子的生意会好起来么?会的。

老子曾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二柱子领悟了驭驴,对生意、生活的把握,与驭驴又有什么不同呢!

临江仙

白露凝珠明欲坠,秋花瑟瑟风摇。毛驴得得响山坳。一声惊雁叫,霜叶落枫桥。 弹铗长街无奈唱,何人迷醉偎娇。浮生一梦任逍遥。小舟弯月照,舷叩夜听潮。

5、凌凌出嫁记

《清类稗钞》中关于火鸦的说法,“儋州有乌鸦,能食火,每衔火置人屋上,以翅煽焚,则群鸣飞舞,其名曰火鸦。居人多以食物禳之。”——题记

“起火了!”凌凌的声音像是天寒地冻牙帮骨撞牙帮骨蹦出来,像是火辣辣白酒喝后吐出的晕糊,跌跌撞撞灰头土脸从屋子里冲出来。

看着噼噼啪啪竹木燃烧如飞腾空中的千万只火鸦,狂野地舞蹈,凌凌“哇”地一声哭了,呆在暗夜。清冷的月光,似乎冒着寒气。

二柱子和凌凌是偶然漂流在此落脚的。

空山古木栖鸦,菜园前破旧小屋。他们跑不动了,便决定不走了。凌凌在小镇的街上被流氓调戏,二柱子血性方刚,便一个人与一群人打起来。结果,自然被醋钵一样的拳头招待得很周全,大败而归。二柱子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怀揣一把菜刀去寻仇,结果又被招呼了一顿西瓜刀,大败而归;又回家躺床休息把伤养好,又一次怀揣两把菜刀去寻仇,结果被锄头铁锹三度招呼,大败而归。这次因着伤筋动骨,多躺了一段时间。伤未痊愈,又怀揣菜刀孤身继续去寻仇。这次,对方一群人换成大碗酒和大块肉的招待———那些小流氓服气了:你可真够尿性,交个朋友吧。

治疗儿童癫痫更好的医院是哪
治小儿癫痫的中药
湖北公立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五零二落网 | 离字五笔怎么打 | 无锡到台州动车 | 刘晓庆黄片 | 福特探索者图片 | 旧版纸币 | 美国蒙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