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何判断睾丸扭转 >> 正文

【笔尖】枇杷镇纪事之“勇狗”进学记(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勇狗”这名字怎么来的呢?相信在农村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不会难猜。在笃信贱名好养的年代,“勇狗”这名实在不算出奇,它和花猫、黑狗类似,和狗剩也差不多,发音的时候,一般要加儿化音,读作“勇狗儿”。假如让李勇狗与赵母猪、靳母狗站在一起,他也可以自豪拍拍胸脯说自己的名字好听到天上去了。

李勇狗同学那时就是这样干的,在黄泥坡那三间教室的第一间里,娃儿些装得满东东的。李勇狗同志正坐在最后一排,和其他几个同学些比较着混名。没想到同一间教室里既有赵母猪,更有靳母狗。所以李勇狗同志拍拍胸脯就一点儿都不奇怪了。

李勇狗同志为什么坐最后一排呢,因为他个子大,当然,超过十岁的他,在一帮七八岁的娃儿些面前,年龄也偏大。

李勇狗同学是在欧阳二先生上门动员到第五回的时候才得到上学的机会的。他爸爸不在了,妈妈在。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两个妹子。但家庭里他的嫂子在当家得。欧阳二先生第一回上门动员时,嫂子不在家,他母亲作不了主。说要等哥哥嫂嫂回来商量。可商量到欧阳二先生第四回上门了,还是没得过结果得。后来欧阳二先生终于逮着机会把勇狗的哥哥堵在家门口,说李勇都弄大了,还不进学堂,二天当真要当睁眼瞎安。说完,一双眼鹰一样地盯上了勇狗的哥。

勇狗的哥眼睛不敢看先生,转眼去瞧别处。勇狗的嫂嫂就说勇狗笨。

二先生说“笨不用怕,再条的学生都由我来教,没有笨学生拿先生来干什么啊”,说完鹰一样的眼光就扫描了过去。

勇狗的嫂嫂也怕二先生,说真的,枇杷镇的大人娃儿些没有不怕二先生的。在课堂上被那眼光一描上,再调皮的学生也得老实。所以勇狗的嫂嫂虽然想说家头喂着头牛呢,勇狗进学堂没人割草喂牛了,但终于没敢说出来。所以勇狗就和枇杷镇该上学的娃儿些一起进了黄泥坡的学堂了。

“我叫李勇,今年九岁”,在第一次课间,娃儿些比较完混名比年龄的时候,李勇同学这样说。

但他刚说完就遭到了柱子和铁蛋的质疑,李二歪更是跳起来说:“勇狗,你在哄人啊,你怎么可能才九岁呢,你明明十二岁了”。说完就一脸坏笑,得意得很。

勇狗固执得很,反复强调他只有九岁,就把靳母狗惹恼了,说“勇狗扯鸡巴蛋,九岁,真是九岁啊,十二岁不说,屁股蛋都黑了,还九岁呢,大骗子,大骗子是要挨雷打的哦”。

靳母狗的话直接点燃了大家的笑点,有的追着问怎知道勇狗的屁股蛋黑了,有的追着勇狗羞他。连勇狗的同桌“张倒霉”和其他几个女生都羞红了脸偷着乐。要不是恰好上课钟敲响了二先生进来了还不知道要闹个什么乱糊团。

勇狗当时气得脸都青了,拳头都捏紧。但勇狗捏紧紧拳头靳母狗也不怕。勇狗不是小水,小水这死狗日的是不说也要欺负人的。但勇狗是从没说要欺负人的,他个子不小但力气不大。铁蛋和他摔过跤的,轻轻就搞下去了。当然班上的同学和铁蛋摔过的都被他搞下了。

被小水欺负很正常,摔不过铁蛋也很正常。但摔不过铁蛋不一定摔不过你勇狗啊,是骡子是马比过才知道啊。但勇狗不敢比,只和铁蛋比过之后就不也比了。所以没比过那就还有赢的可能。再加上勇狗有过被小水欺负得哇哇哭的经历,就更让娃儿些鄙视他了。虽然说大家都被小水欺负,被小水欺负了也会杀猪样的哭。但这杀猪样的哭十有八九是虚的。一方面是哭得凶好让小水放过自己,另一方面是虚张声势好让大人些听到把小水吼开。

但勇狗这哭算啥子嘛,哭得那个凄惨,好像多痛苦似的。当然痛苦也是真的,但大家都痛苦,但大家在痛苦中都假装的凄惨,你为什么要哭得这样真的凄惨呢?

所以遭到鄙视的勇狗毫无办法,连被灌上了新戳号“泡通海椒”他也没敢反抗。“泡通海椒”就是那样,个子大大的一点都辣那种。辣椒就是要辣嘛,辣椒不辣你算什么嘛。

镇上卖海椒的赵三多就上过当,人家问他你海椒辣不啊,他说辣,人家说,不买,辣了吃了遭不住。后来再问,他说不辣,人家也不买,说海椒不辣还不如吃茄子啊。再后来人家问,他拿出两袋来反问,你要辣的还不辣的嘛。

所以成为了“泡通海椒”的勇狗被人嘲笑就毫不奇怪了。娃儿些在被小水欺负后,慢慢都学会了在勇狗身上来找平衡。还真找到了平衡。好在镇上的娃儿些都善良,也搞不出大事情。

当《渡江侦察记》在枇杷镇和附近的几个生产队先后播放之后,潜伏,反特成为了黄泥坡学堂的主题。勇狗同学也成为了敌军的代军,因为他高大,更因为他好欺负。所以当娃儿些像解放军一样在操场匍匐前进时,他就靠边站;当娃儿些在丛林头演习埋伏时,他也靠边站。

“躲猫猫”他更是不行,个子大了不要找藏得住的地方更真难。再加上勇狗老实,三娃总是一边找一边问,你在哪儿啊,我找到你了啊。勇狗总是老实地回答我在这儿得,回答完又捂着嘴后悔得要死。所以“躲猫猫”时勇狗总是输,总是成为找大家伙的那个人。

当然勇狗也有厉害的地方,他割草的时候就很厉害,不但害虫割得快,还割得好,人家割草是挑长得好的割,他是不管好坏挨着割。割过的地就像被羊啃过的一样,干净得很。

除了割草,还有就是“打晾衣竿”比较准。小伙伴些割草割到一定时候,就砍上两根带杈的小树枝倒插在泥地上,再砍一根比较直的黄荆条架上面,“晾衣竿”就做成了。大家都退出五步开外,用镰刀去扔,谁把竿子从架上打下来就赢一堆草,打下一半得半堆,没打下来不得的。

勇狗这家伙干别的不行,打“晾衣竿”却是准得很。很快就赢了好几回。当勇狗将战利品装满背兜再绊个尖费力地背回家时,大家伙还得一边咒骂一边灰溜溜地找地重新割草去。

后来铁蛋就提议是走远点打,勇狗开始时不干,但大家强迫他,他也没办法,那就八步吧,八步还是不行,那就十步。直到十五步时才好些,力气大些的铁蛋多赢了几回,其他人和勇狗一样总是扔不到靶子上。碰运气扔到了还准了都欢喜欲狂。

割草时找到快乐的勇狗在课堂上却不快乐。欧阳二先生请病假出去治病的那段时间里,勇狗就更加的不快乐。先是一个说普通话说得不标准要把“八”说成“甲”的初中生教了几天,后来就是杨苗子的哥哥来教。

大家都喊他杨老师,连杨苗子也喊他杨老师。说不喊的话,回家去他哥要收拾他的,还不给他饭吃的。所以大家都怕杨老师。

杨苗子叫杨明伟,他学习不算好,经常抄班长曾凡辉的题。曾凡辉是他的邻居,学习好得很,但家庭一般。后来就听说杨明伟是用一个本本一枝笔把曾班长哄上了。乖乖地拿题给他抄。后来还流传起这样一段话“杨明伟,好安逸,一个本本一枝笔”,谁创作的不知道,也许是群众的智慧无穷吧。

大家没事的时候就唱,勇狗也跟着唱。杨明伟不敢得罪大家,就跑到他哥那儿告勇狗,说勇狗乱唱他,还告勇狗把男厕所竹篾墙弄了个缝,还看了杨老师的媳妇就是杨明伟的嫂嫂的屁股,说白得很。

勇狗果然被杨老师收拾了一顿。还被请了家长,幸好是他老娘去了,只说啥子,只是哭着说勇狗命苦,小时得过脑膜炎的,希望老师多原谅。

伙伴们都愰然大悟。怪不得勇狗老实。原来得过脑膜炎的,脑膜炎可是死得倒人的。罗二牛就是得胸膜炎死掉的。大家都说勇狗老实是情有可原的,所以谅解他和人多了些。只有二歪不是很为然,因为勇狗安鸟的时候到他家的房顶上偷偷拿了好几块瓦,发现了就跑。二歪用学堂头偷回去的粉笑在房顶上写下:“勇狗,不准拿瓦”,可还是不抵事,后来才明白勇狗这家伙根本不识字。

当然,也因为勇狗。让更多的人知道杨老师恶得很。他的恶不但抽答问题答不上要挨骂,背书背不上还要挨打,还因为经常看着勇狗挨打,大家都怕。

可大人些说严师出徒呢,打着打着就成才了。在娃娃中,勇狗挨打是最多的。也许是勇狗是个子大些经得打些吧。

特别是有一天,杨老师出了一道题问3加2减5等于几,大家正要整整齐齐地回答时,却看见杨老师几步问到屋角落里越过“张倒霉”,吓得看小说的她脸都红了。

却见杨老师一把将趴桌子上睡得流哈拉子的勇狗,那一把力所大得很,扯到过道上又推了他好几下,像扯着个陀螺一样。边扯边又问他这道题,勇狗居然摆脑壳子,于是又扯,又问,又问又扯。

张倒霉在旁边低声告诉他答案,不晓得勇狗是被扯蒙了呢还是太老实,居然也不晓得复述。就挨了杨老师好几个脑瓜嘣。

就在这时候,一个老得不成样子的老人家抱在个孙孙在外头逛。你逛就逛吧,还抱着孙子拍,拍孙子睡觉也没啥子得,娃儿些睡不着就需要拍,可正当杨老师在反复地质问勇狗“3+2-5”得几时,她在外面边拍孙子边发出“歪歪”。于是从此以后,一有人问“3+2-5”得几啊,另一个就配合地答“歪歪”。一是取笑勇狗,也连带取笑一下二歪。这个笑料用了好几年,引得大家笑了几多回。那真是问君难得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啊。

当然杨老师教训勇狗之恶,让娃儿些很怕杨老师,也让娃儿些提前就学会了“杀鸡骇猴”,勇狗同学就是那只鸡,好大的鸡,倒没想到自己就是那被骇住了的猴。

好在杨老师恶是恶,并不有天天打人。即使娃儿些唱“杨老师,好球恶,太阳落山不放学,大的饿得哭,小的饿得钻床脚”他也没有打人。只是笑着说,说娃儿家家的,说脏话不球好,讽剌老师怕要球不得吧。

再加上杨老师有一个很漂亮的媳妇,穿着红色的裙子,很好看。杨老师有事时会来代课,课堂上爱笑,笑起来露出一对酒窝,更好看。虽然课没杨老师讲得好,但她会打一种很大的红色的勾勾,同学们都很喜欢。三娃、二歪他们也很喜欢。

但有一天,三娃和二歪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三娃和二歪头天晚上听爸爸读从厂里带回来的书,听迟了,忘记了背书。同时被留的还有勇狗和黄二冬瓜。

当然,留下来监督他们背书的是副班长徐二麻子。一方面因为他是副班长,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家就在学堂的旁边不远的地方。

但徐二麻子是很认真的人,认真的他是见不得背书时错字的,错一个字都不行,都要重新来背过。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就是徐二麻子,要想麻我,不得行的。”

所以放学后都过了两节课的时候三娃他们都没过得了关,三娃错了三个字,重背了三回,后来一紧张又错了一回。徐二麻子不耐烦了,说让大家在教室头背着,他先回家把饭吃了再来。于是把门彭一下关上锁了,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三娃拿出书来读,估计应该背得了,也让二歪监督着背了。但徐二麻子没来,二歪他们也老是背不得。

这狗日的徐二麻子一去就不来呢,说是吃了饭就来的嘛,半天都不来,怕是回家去就忘记了教室头还有些人吧。他倒是吃了饭可大家伙都还没吃饭呢。

于是在咒骂与等待中,在等待与咒骂中,李二歪终于提议说翻窗子吧,说翻窗子出去算球了。大家都不敢,说怕杨老师要打人的。但又等了好半天,还是没人来。于是二歪率先从窗格子里钻出去,然后三娃也钻出去了,轮到黄二冬瓜里费了点劲,因为他的脑壳有些大,脱了棉衣才终于出去了。

轮到勇狗时却是怎么也出不去,头出去了,脖子卡在窗台上,两条腿上课桌上乱蹬。二歪说你狗日的出来嘛,人家都说头钻得过身子就钻得过的。你狗日的乱蹬个啥子,万一将人家桌子蹬倒了摔坏了你赔得起啊。

但勇狗双手吊在窗格上,就是出不去,脸卡得通红的通红的。后来还是三娃指挥他先出左肩膀,再出右肩膀,正要拉他出来的时候。徐二麻子来了。于是大家第二天都挨站了,勇狗还挨打了,说他个子大,带坏头。

勇狗没有义气地分辨,说是二歪带的头,但杨老师不信,又落了几下。最后还让每个人回家拿两角钱来交罚款。

勇狗就哭了,说他没出得去,说徐二麻子可以证明的。徐二麻子开门时他的屁股还在屋头得。是三娃他们估倒把他拉出去的,是黄二冬瓜带头跑的。

但他的话换来的又是两下,也换来同案犯百分百鄙视加仇恨的目光。

三娃、二歪和黄二冬瓜的钱的都交了。但勇狗没交,说是他嫂子不给,还被哥哥打了一顿。只有他老娘陪他哭了好几场。

没交钱的勇狗就被杨老师罚站,站了两天就被他哥哥领回家了,说是不读了。他嫂嫂早就不想让他读了,再加上欧阳二先生不在了。杨老师上门劝了几回,没效果,就不劝了。

缺少了勇狗的课堂少了许多乐趣,玩游戏的时候少了他像少了什么,以前玩老鹰捉小鸡的时候,他总是那只倒霉的母鸡,被小鸡娃些拉着衣服甩过来甩过去。还有小水欺负孩子时,少了勇狗这个倒霉蛋。还有杨老师收拾人的时候,也没人抵挡火力了。

勇狗倒是上课堂旋了好久,好几回都在窗台下听。以前他在课堂内听了都答不题的,这回到窗外听了难道就答得上题了安。

再后来勇狗来课堂的时候就背着个割草的背兜,等同学们下课的时候就和同学些玩游戏,老师一来他就跑了。再后来就来得少了。

没读书的勇狗上半天也有割草任务,割草的技术倒是退步了,周围的好点的草被他割了,差点和浅点的都留着。小伙伴们割着勇狗割剩下的草咬着牙。勇狗不知道似的,也咬着牙割着,好像这些剩下的草不是他留下来的一般。割过的地方还是像被羊啃过似的,很干净。

幸好他打晾衣竿的技术没有大的进步,在十五步开外还是有输有赢。

如何科学疗法治疗癫痫
清远小儿癫痫病医院
保定癫痫病正规医院

友情链接:

五零二落网 | 离字五笔怎么打 | 无锡到台州动车 | 刘晓庆黄片 | 福特探索者图片 | 旧版纸币 | 美国蒙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