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原来是美男男主角 >> 正文

【江南小说】夜荷若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溪荷夜若水

一、

是夜,风家庄,后花园。

月悬如镜,芳草萋萋,院内灯火如昼,隐隐有丝竹之音靡靡,一少年正坐于院内一石凳上,面前几案上,摆放着几碟精美菜肴。这少年着一青衫,看料子必不是凡品,一头如墨长发单单用一簪子挽于脑后,晚风轻轻将其衣襟吹起,倒也是风度翩然。

身后立着一名着鹅黄裙衫的少女,明眸初绽,面如桃花,吹弹可破。二位璧人,此时正在院中赏月,谈心。

少年说“小溪师妹,想来师父已经云游近一年,不知他老人家何时回转,弟子着实想念。”脸上不禁流露出淡淡的眷恋之色。

少女听得此言,眸子里竟隐隐出了些雾气,樱檀小口轻微一撇,道“白夜师兄,我也不知我爹何时回,只是我不怕,因为此庄院有你。任旁人也不敢胡来。”

原来此二位少男女,竟是江湖中闻风丧胆,武功排名第一的风若水的弟子及女儿。怪不得此庄院看似不大,但却似乎机关秘布,周围仆从也隐隐含有杀气,走路脚步悄然无声,运气却浑厚异常。庄外十里地一棵樟树上,隐约一身影稍稍动了动。一般路过此地的人,根本不会发觉,约摸也只有身怀绝技的人,才能够感觉的到,树上笼罩下来的那股杀气。连飞鸟都仿佛惧怕,呱噪着远去了。

那人隐在枝丫间,身着一身黑服。将脸完全隐在了方巾之后,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直盯着风家庄,注视着里面的一举一动。可能他太专注了。完全不觉得树下向后三里处那河边巨石后,同样的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他。

二、

风家庄,江湖上数一数二的豪庄。广收门徒,以武会友。传说庄主是名才及笄的少年,虽是少年,武功却已闻名于天下。因为他的师父,正是武圣—风若水。

风若水闲云野鹤,神龙见首不见尾,年轻时遇一如神仙般的女子,从此隐退江湖,十年后,待重出江湖时,身边不见了那绝色女子,取之的,则是他的女儿----风小溪。众人见他神色凄婉,也不忍多加询问,只将注意力投注在风小溪身上。这小姑娘倒也娇俏可人。虽才十岁,但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人更是长的清丽脱俗,要不是他爹守在一边,只怕为风小溪说亲的人群,早就把他们爷俩给淹了。

风若水从来没有物欲之念。机缘巧合,遇到风白夜他爹,也就是风家庄的老庄主,更是一眼瞄到了同样十岁的风白夜,连连惊叹天佑我也,跟老庄主说要收白夜为弟子,将一身的绝世武功尽数相授。老庄主倒也是个豁达之人。虽不是江湖人,却也稍略听闻风若水的江湖传说。从此若水与小溪就居于这风家庄,一住就是五年。

三、

也难怪当年风若水看到白夜惊为天人,白夜的天赋也的确非比寻常。普通人的孩子,从基本功到武者,起码十年。再从武者到顶尖,基本上是一辈子的功夫。但是白夜,短短五年,风家庄方圆三千里的范围内,已经没有人可以打赢他。若水交待他,切不可与人争强好斗,好好修炼,须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说完这番话,就跟他们交待自己要去云游四海,寻那传说中的仙芝妙草。而后一年时间里,就没有再回来后。

风小溪倒是不担心她父亲。在风家庄几年时间,她从一无知少女渐渐的有了少女情怀。她越来越觉得,当年老爹选择了风家庄,选择了白夜为弟子,是多么英明果断的一个决定。她已经不知不觉的爱上了白夜这个天天在一处,却看着他一天比一天英俊的少年。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风白夜无数次与风小溪含情脉脉的眼神交错,硬是没有读懂里面的情意。每当此时,小溪难以避免的用罗袖轻抹那一滴不小心滴落的眼泪。

四、

当然,江湖不是处处都是这么美好的。

有好的,当然也有不好的。

负有恶名的,是一位叫风爱荷的家伙。这个爱荷,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因为见过他的,全都死在了他的刀下。没错,他的武器是把刀,江湖传闻,当爱荷舞起这把刀时,刀光幻化成无数个冰影,所以,这把刀,叫“凝冰清影”。

爱荷是个杀手。他不管所杀之人为恶或为善,他只管你付给他的银子多或是少。

而且,不管他要杀的对象请多少人护卫,或者躲藏到多么隐蔽,坚固的地方,爱荷都有办法将他找出来,然后杀死。反抗,起不了多少作用,只会带来更多的恐惧与痛苦。

每个被爱荷杀死的人身边,都会有一只用鲜血画就的荷,凄美绝伦。

五、

不知不觉,又到端午。风家庄张灯结彩,欢喜过节。小溪更是起了一大早,好一通梳妆打扮。只见她,上衣翠色云纹轻袄,下着淡绿水纹裙,腰间别有一块巴掌大的软玉,裙裾上还系有五个细小银铃,随着莲步发出轻妙的脆响。风家下人见了,都忙不迭的问好。都说她今天真美。

是啊,小溪撇撇嘴,那个白夜,猪头,不知他看到我这身打扮,会说什么。

拐了二个弯,绕过一小池塘,迎面冲过来一人,生生把小溪撞的花容失色,等她立稳身形,打算拍出风家绝学,火龙掌时,她看到白夜嘻笑的脸,顿时怒火中烧,什么淑女形象全抛至脑后,上前就是一通没章法没套路的拳脚,白夜身形腾挪,步法灵活,在院中两人追打了好一阵才停下,小溪已是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白夜倒还是一幅翩翩佳公子的样。

二人收了手,在廊下坐了,命下人倒了些香茗上来。端午的天气,已经渐渐的热了。没多久,阳光就洒了一院子。

还没等二人说上话,突然白夜将小溪一把抱起,还没等小溪惊呼出声,只听“当”的一声脆响,原先两人坐着的地方,赫然钉着一枚荷花镖,镖下似乎还有一封信。当下,小溪就如同杀猪般的叫了起来“来人啊!!!有刺客!!!!!”

等到庄子里的下人呼啦啦赶来时,哪里还有什么刺客的影子。太阳依旧热烈,知了却在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

六、

白夜细细打量着那枚钉在那的荷花镖,阳光底下,银质的镖折射出夺目的光彩,并没有乌黑的迹象,没毒!白夜轻轻一把拎起那镖,只听得叭啦一声,回廊下的石质坐椅碎成了两半,切口处平滑,如同豆腐一般。

下人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底里早就怕的不行。看那镖,不是风爱荷又会是谁,天啊,难道是爱荷找上了门?天啊,我要告老回家,我不想死,下人们虽然大气不敢出,但是一个个的都有了跑路的念头,只看他们眼神涣散,面色苍白。就连小溪都在求神告佛,真想他那老爹立马回到这风家庄,替他的白夜挡了这一回的灾。

风白夜,倒是淡定如许。只见他轻轻抖开那信笺。上面端正的写着“三日后,青莲山顶,决一高下,不来即认输”。好家伙,既然找上了门,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白夜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好!谁怕谁!三日后,不见不散!

七、

虽然小溪死命拦阻,奈何白夜铁了心要与爱荷一会。一则看自己的实力到底精进到何处,二来,能把爱荷这个魔头除去,也是大快人心。

城里的人听说白夜要去会爱荷,家家户户大开其门,撒花、烧香、祈福,无一不为白夜的状举喝彩。

只是谁也不知道,青莲山脚一破庙中,一身黑衣的爱荷正用衣角擦试着他的凝冰清影刀,遮着面形的黑巾轻微的动了动,像是不经意的露出了笑容,他的怀里,厚厚的一叠银票,那个远在云南的独孤萧何王爷,你就这么恨白夜吗?哈哈哈,干完这一票,我爱荷就收手了。从此浪迹天涯,找一红粉知己,妙事啊妙事!!

八、

青莲山上,月黑风高。

一黑一白两大身影,已经从日出对峙到了月出。月光下,凝冰清影刀显露出嗜血的光。白夜一身白衣若雪,手里折扇轻推向前。指向了对面隐在黑暗中的风爱荷。

“你就是风爱荷?”

“是,又如何,今天你见着了我,你就得死”爱荷的声线低哑,如风过般令人听不真切。瘦削的身体裹在黑色夜行服中,浑身透出蝙蝠般的气息,若是旁人见着,只怕还没等那刀劈上身,就已经晕死过去。

白夜左脚向前,右手捥了个剑决,脸上轻轻一笑“都说爱荷之面难见,我今天倒要见识见识,纵是死,也算死的明白,只是我相信,我不会死”

说着脚步一个翻腾,左手里的折扇合拢,往爱荷的眉心穴、巨阙穴、曲池穴三处点去。右手却在身后,捏成圣龙掌的手势,乘着身形的冲势,一掌就向爱荷劈去。

爱荷将凝冰刀舞成了一个光球,真正的泼水不进。短短几秒,只听得当当声不绝,如果有高手在场,就能看出,短短时间,他们二个已经过招不下几百,黑白二个身影快速的移动,快速的撞击再分开,再纠缠,四周的空气都被他们卷入,树叶沙沙作响,月色都被这凛然的气息所遮挡住。

最后,只听的哐一声巨响。二道身影分了开来。细看,白夜手中的折扇只余一根扇骨,一身白衣也沾了枯叶若干,泥土若干,前胸更是被抓开,被划了几道浅浅的血道子,鲜血一滴一滴的滴下,打湿了脚下的泥。

而爱荷,似乎也好不到哪。那把刀,戳在他身后的一棵树上。脸上的黑巾不见了。一头长发飘散了下来。身上黑衣也被扯开,露出了如雪的肩,里面隐隐看到了缠着的布。

“该死!风白夜!”爱荷脸上飞出一朵红霞,忙不迭整理衣裳,却如何整理的好。羞愤之下,转身去拔那柄钉在了树上的凝冰刀。无奈气力全部拼光,一时尽拔不出来。

风白夜,看着眼前的爱荷,竟然痴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九、

爱荷见拔不住凝冰刀,急怒攻心,嘴一张,狂喷出一口鲜血,他,不,应是她,缓缓将血沫用袖子抹去,血映衬在苍白的脸上,凄绝至极。爱荷眼如冰刀,如果眼能杀人,白夜早就尸骨无存。爱荷脚步虚浮的踱到白夜三米开外,站定。喘匀了气,说“我这会杀不了你,那,要么你娶我,要么,你杀了我!!”说完,一个趔趄,身子摇了两下就像要倒下。这会的爱荷全然没有起初的盛气凌人,那模样更像是一位娇滴滴的闺阁小姐。只见月色下,一身凌乱黑衣,更衬的肤如凝脂,脸色白如纸,娇喘细细,真是我见尤怜啊。

白夜倒退一步,说“你走吧,我也不要杀你,你,好自为之,再不可滥杀无辜。”

爱荷的脸涨的血红,银牙咬的唇角碎裂开来“不行,你要是不娶我,你就杀了我,要不,你让我杀了也成!”

白夜却是一脸痴呆样“我不想杀你,我也不想被你杀,我也不想娶你,我又不认识你,你突然要嫁我,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让我情何以堪”

“啊~~~~风白夜!!我恨你!”爱荷突然发起狂来,猛的从鞋底拔出一柄乌黑透亮的匕首来,用尽全身力道,向风白夜刺来。白夜不想有这一后着,心里暗道声糟,脚步急退,无奈爱荷是拼命一刺,纵然全力退进,如何躲的过去,眼看匕首离喉头只有三指距离,突然斜里冲出一人,一把将白夜推开,爱荷收势不住,匕首猛的插入来人的胸口,再一看,不是风小溪,却又是谁?

“师妹!!!!!”白夜眼里的泪再也止不住,他恨这个叫爱荷的女人,他怕小溪就此离他而去。手中的那唯一一根扇骨,指着爱荷的上星穴就要点来,眼看爱荷躲不过就要命丧当场,又有一人影打斜横出,将爱荷拦腰一抱,暴退三丈,在一棵树后,稳住了身形。爱荷手里还握着那柄匕首,随着被人抱走,那匕首也离了小溪的胸口,只见血如泉涌,将小溪的一身粉色宫装浸染成了血色。

十、

白夜抖着双手,将小溪周身几大要穴点了止血,并将身上的袍子扯烂,缠在伤口上,只是看到伤口里流出的血颜色不是鲜红,而是暗黑,不由跳出来,指着爱荷说“你居然下毒!!”

而爱荷这边,打横出来的人影,将爱荷放下以后,原本灵活的身形,突然也迟钝了下来,只见他的右手,肿涨异常,原来是暴退时候,右手不小心擦到了匕首上,割开了一道小口子。“匕首有毒!”陌人不由开口道。

爱荷笑了,如花般绽放,一时间,陌人痴了。爱荷对着救他的陌人说“残剑,原来是你,原来你早知道我是女儿身,为什么早不现身出来,你可知你中的什么毒?”

“呵呵,荷姑娘,剑某一命换你一笑,足亦,这也算是前世欠你,今生来换,此毒这么霸道,怕是墨璃制的,天下无人能解。”

爱荷眼中含泪。看着身边的人渐渐无声,直至冰冷。原来,爱的人一直在身边,而她,却为了固执的念头,生生断了此生幸福。罢了罢了。也不去管白夜与那小溪如何,爱荷将墨璃匕首插入钉着凝冰刀的树干,树应声而朽,刀叮当一声落了下来。

爱荷左手持匕首,右手持刀,一步一顿,步下山去。

从此,江湖上再也无人听起过风爱荷这一人。

孩子为什么会患上癫痫呢
怎么选择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癫痫病可以活多久

友情链接:

五零二落网 | 离字五笔怎么打 | 无锡到台州动车 | 刘晓庆黄片 | 福特探索者图片 | 旧版纸币 | 美国蒙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