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验孕棒深浅 >> 正文

【看点】卖牛(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牠是我曾经养过的一头牛。

牠已经走了,或许牠还在我身边。

十多年前的一天,牠的母亲因生牠难产而死。牠母亲的尸体被我的爷爷卖到了镇上新开张的牛肉粉馆,终于被那些卖牛肉粉为生的人碎尸万段,掺着米粉卖给了那些喜欢吃粉的人。他们吃得很开心,也很自豪,因为当地的牛肉粉已经走向外地,成了向外人推销展示的资本了。

牠一生下来便可以走路了,虽然一瘸一拐的,但也是一个奇迹,难产并没有让牠变得弱不禁风。牠长着两颗泪汪汪的眼珠,黑色杂着淡黄色的皮毛,还有非一般牛的大大的嘴。让人看了说不出来的好笑。那时的我只有八岁,从年龄上来看,可以算作一个标准的牧童了。我看了牠这个样子,也不觉地笑了起来,还给牠起了一个外号,叫做“憨包牛”。

牠一生下来就没了母亲,找不到母亲的乳头去享受该属于牠的母乳。而那时候的我,跟牠也差不多。我的父母已经出去打工很久了,他们过年都没有回来,只是我跟爷爷奶奶一起过。于是我就和爷爷一起拉着牠去有牛下崽的人家去。跟人家商量好了,便把人家的小牛藏起来,然后把牠拉过去吃奶。老母牛也会认生的,有时候它会用头去顶牠。我使劲儿地拉着牛鼻绳,不让母牛顶牠。

就这样,一天天地牠长大了,也长高了。每天早晨,我都起早早地赶牠到小路边吃露水草。爷爷说了,吃了露水草的牛会长得很快的,不出十天半个月,牠就会长得像老虎一样壮实。一人一牛,走在长满青草小路上,太阳起晚了,好久以后才从地里钻出来。牠伸着长长的像砂纸一样粗糙的舌头,去裹着那一簇簇青绿无比的草,吃着吃着,牠的嘴里溜出了绿色的汁液。这时候,我觉得尿胀,于是便朝向牠撒了过去。谁知道牠竟然伸长了舌头,接住了我飞洒出去的尿,又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尿,同时,牠使劲儿翘起了牠的上嘴唇,露出了两排洁白的大牙,然后嘴唇又上下地翻动了几下,这个动作弄得我哭笑不得。我心里想,一泡尿,至于让你高兴成这样吗?接着,又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牠已经长到了该打牛鼻绳的时候了。于是爷爷叫了一堆人来帮忙按住牠,他自己则用了一根比筷子还粗的针,刺穿了牠的牛鼻,瞬间,鲜血便流了出来。我看见了牠挣扎的样子,也大声地哭了起来,我看见牠也哭了。“你一个小娃娃懂什么,不要在这里捣乱,快走开!”爷爷并没有安慰我,只给了我怎么一句话。我的牛牠站起来了,不过踉踉跄跄的,像喝酒醉了一般。牠被拴在了门口的大樱桃树下,我走了过去,搂住了牠的脖子,慢慢地抽噎着,牠也用头蹭了蹭我的肚子。还好,牠没事。不过牠从此就用了牛鼻绳了,我可以牵着牠走了。

牠有了牛鼻绳后,我没有赶牠了。而是拉着牠行走在乡间道路上,走走停停,牠一边吃草,一边还不时哞哞地叫着,呼唤着自己的同伴。牠可能太孤独了,需要一个个除了我之外的同类交流。于是,我把牠拉到了一个牛群里面,把牠放了,让牠彻底支配自己。我爬上了一棵树,在上面坐了下来,还是一直地望着牠。牠走到了一头母牛的旁边,用牠的鼻子和嘴蹭了蹭母牛的屁股,然后牠的上嘴唇又翘了起来,露出了两排硕大洁白的牙齿,上下嘴唇来回地抖动了几次。回来,牠竟然抬起了两只前腿,竟然往母牛的屁股跳去,肚子下露出了一条红红的东西……然而很快就有一头比牠还壮的长着黄毛的公牛跑了过来,牠们两个便用头和头上的牛角较量了起来。牠一头就顶住了那头黄牛的肚子,但是那头黄牛很快就躲开了,便用牠那对大牛角对准了我的牛脖子,使劲一顶,我的牛便仰面到下,并翻了一个滚儿。牠输了,并且脖子露出了两道血痕,便垂头丧气地向我这里走了过来。我当然吓得差点儿从树上摔下来。我向牠飞扑过去,为牠弄了一些蒿叶捣碎了敷在伤口上,止住了牠的血。我抱着牠的头,对牠说了几声:“不要怕,有我在呢。”于是我在地上捡了两块石头,扔向了那头黄牛,打到了黄牛的屁股。黄牛知道了我要为我的牛报仇,所以很快便跑得没了踪影。而此时,我的牛却不知道疼痛,又回到了那头母牛的身边……

对了,我的牛有一个怪癖,那就是会无情地攻击向牠靠近的人。但是唯独一个人除外,没错,那个人就是我。有一天,我拉牠到坡地里吃草,这时候的牠已经长得很壮实了,寨子里的牛也很少有能够跟牠匹敌的牛了,就连之前打败牠的那头牛,后来也败在了牠的角下。两米多长的牛身,硕大的牛角,一般人看着牠的样子都要被吓一跳的。牠正在地里边吃边走着,从牠的旁边来了一个陌生人,准备去摸牠,看看牠的斤两。但是,我的牛开始动作了。牠把头沉得老低,将那两只牛角露得明显,嘴里发出了一种愤怒而震响的呼呼声。那个人没有在意牠的警告,而是把手伸到了牠的屁股上。牠终于怒不可遏了,后脚一抬,踢在了那个人的肚子上,还准备用牛头去顶那个人。“牛,牛,你不要这样,这样不好。”牠听懂了我的话,没有再攻击了,走到了一旁自顾吃草去了。“你没事吧,我的牛脾气大很,只有我能够摸牠,其他人是万万摸不了的,即使是我的爷爷也不行,别说你一个陌生人了。”他没有回答我,艰难地站了起来,双手捂着被踢的肚子,拖着湿哒哒的裤子走开了。“这样一头牛该进汤锅了,留不得了。”他自言自语道。“哎,你是哪家的?”他又转过头来问我。“我是小忠书家的。”我答了我爸爸的小名给了牠。这时候的我也没有多想,竟真的告诉了他。

回到了家,我马上就用盆打水给牠喝,牠咕噜咕噜地喝完了,就在门前的大樱桃树下乘凉,很快就打起了牛鼾声。牠四周的蚊子不时地叮着牠,牠的尾巴前后左右扫动着拍打着它们,有的被打得肚子爆裂,渗出了很多鲜红的血。

“小福,我们要不要把牛给卖了,我听说牠今天踢人了,还差点把人给顶了。太危险了!”爷爷走树下,含有揣测我心思的意味问。虽然他没说那个人是谁,但我已经知道是谁了。那个人不就是今天被牛踢了的陌生人吗。“爷,不可以!我不同意!”我甚至有点愤怒地对我的爷爷说话。爷爷看我如此的愤怒,便没有再说话了。

很快,我的牛,牠又犯事了。

那天,我跟我的堂哥牠们一起去山上摘野果子,于是就把牠拴在了一个矿场旁边的草地上。但是,那根细小的绳子怎么能够束缚住牠呢。牠挣脱了绳子,走到了杂有毒药的矿水旁边。幸好被守厂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发现了,用石头把牠打走了。就在老头想靠近牠,把牠绳子重新拴上时,牠不知道咋地,就彻底发了怒,红了眼。老头隔牠还有二十米左右时,牠便发了疯似地向右跑跑,向左跑跑,前腿并跃起来,前腿下去,后退又腾空了起来,就这样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地狂奔,嗖地跑到了老头面前。还好老头反应及时,迅速跑进了屋里,大颗大颗的汗水像下雨一样,流在了充满沟壑的脸上,裤子也湿哒哒的了。但是门就遭了秧,被牠的牛角一顶,整个就散架了。不过门口太窄了,牠进不去,所以老头保住了自己的性命。牠也累了,就在老头的房门口睡了起来。老头自然是不敢出来了,不时地向外望着我的牛,但是牠始终就在门口躺着,让老头不敢迈出门。于是他换下了湿漉漉的裤子,从后窗逃了出去,很快来到了我家,找到了我的爷爷。老头跟我的爷爷说了我的牛的“英勇行为”,使得爷爷非常的愤怒,当即就跟那老头说了要卖掉牠。爷爷也跟他说了,这头牛只有我能够近得了身,所以他跟老头说了,等我回来才能够去拉牠回来。

我终于回来了,爷爷便立即叫我跟那老头去把牛拉回来。我们一路走着,他就给我述说他是怎么被我的牛“玩弄”的。旁边吹来了一阵风,我闻到了一股尿骚味,我就知道他的惨状不亚于先前的那个想要摸我的牛的那个人。我竟然幸灾乐祸地笑了。我们到了矿厂,正值黄昏,一点点乌黑发黄的阳光抹在了我的牛身上,竟让我以为牠已经吃了矿厂毒水死了。我于是大步飞去牠的身边,此时,牠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哞哞地叫了两声。我忍不住向前抱住了牠牛头,瞬间,我感觉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流到了我的手上,我顺着那股液体向上摸寻,到牠的眼睛便停止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起来,回家了,还想睡在这儿啊!”我冲着牠说了一句。想了想,牠总是闯了祸,然后让我来“解决”,一时间,我竟哭笑不得,甚至还有点以牠为荣,因为牠是世界上和最好的朋友。“牛,来给我叫两声!”我对牠说道。“哞……哞……”牠叫了出来。在牠的叫声中,我听到了“信……任”。

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饭后。我一如既往地打开了牛圈门,牵出了我的牛,准备去坡上放时,爷爷叫住了我。他跟我说今天不放牛了,我们弄一顿好的给牠吃。不知道事由的我当然很开心,又有时间可以玩了。我便草草地弄了放着苞谷米的糠给牠吃了。正当我想出去玩时,爷爷叫住了我。“小福,我跟你说件事。我打算把牛给牠卖了,你看行不?”爷爷温和说道。“不行,我不同意。”说着我便哭了起来。马上迈出了门槛,跑到牛的食槽旁边,一把抱住了牠的脖子,我哭得更大声了。牠不吃食了,只是向右曲着脖子,用两颗大大的眼珠看着我,看着我哭。但是牠不知道什么,只是用头蹭着我,不时哞哞地叫着。牠不了解我为什么哭。

哭了一阵,爷爷出来了。“你不要哭了,把牠卖了,我给你买一辆单车。我看你每天都往你堂哥家跑,就是为了能够骑上他们的单车。卖了牠,我给你买一辆。”我突然没有哭了,只是还在抽噎。我的手放开了牠的脖子。“爷爷,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惊讶地问着爷爷,刚才的悲伤已经烟消云散了。此时的我,忘记了牠——我的牛。牠在我停止哭泣之后,没有哞哞叫了,只是津津有味地吃着我为牠草草准备的诀别粮——我决定将牠卖了——竟然只是为了一辆单车——我中了爷爷的圈套了。

中午,那个被牠踢过肚子的人来了。他绕过我的牛来到了屋里,很高兴地向我的爷爷问了好。然后他就开始跟我的爷爷谈价钱了,刚开始怎么也不行,但是经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们便开始喝起酒来了,一直说说笑笑的,像是在路上捡到了黄金一样。那个陌生人不时地望向我的牛,好像在传达一个信息——我的牛死定了。

他们吃饱喝足了。爷爷叫我把牛绳子换成十米长的,好让他能够拉到我的牛,把牠牵走。我怀着高兴的心情把我的牛交给了他,他小心翼翼地牵着牠走了。我的爷爷得到了钱——我的单车也有了着落了。于是,我哼着小调儿向堂哥家走去了。然而,就在我去堂哥家的路上,我的牛向我跑来了,牠挣脱拴在牠鼻子上的绳子,哞哞地叫着,好像在哭泣,好像在求救,好像在留念……

然而此时的我,竟没有听懂牠的叫声,竟然在想着一辆单车,我竟无动于衷。我竟然没有看见牠为了见我,而使劲儿挣脱了绳子,以至于豁了鼻子,它正流着鲜血呢!那个陌生人来了,他叫我把我的牛重新牵了给他,我照做了。牠走的时候,哞哞地长鸣着,牠眼里的泪流了出来,我没有听见,我也没有看见。

我回头走了,牠也走了。

哞……哞……

一年之后,我的单车没有了,我的牛再也没有了。

(编者注:经检索为原创首发)

癫痫病发作时的急救措施
癫痫是否遗传呢
青海癫痫病重点医院

友情链接:

五零二落网 | 离字五笔怎么打 | 无锡到台州动车 | 刘晓庆黄片 | 福特探索者图片 | 旧版纸币 | 美国蒙特雷